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如何吸引并留住年轻人才 现状可喜 仍需给力

7月21日,段婷婷上门为一位即将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进行身体健康状况评估。评估结束后,患者在家里接种了新冠疫苗。患者73岁,罹患阿尔兹海默症近10年,平时由保姆照顾,不方便出门。在征得家属同意后,社区为其提供了上门接种服务。图为段婷婷在和患者沟通后测血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摄

一个月前,72岁的王阿姨参加了北京市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免费体检,体检结果提示她患有轻度心脏供血不足。7月20日,王阿姨拿着检查结果再次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排查心脏问题。超声心动图、24小时动态心电图等检查结果显示,王阿姨的心脏供血不足主要是年龄所致,她终于踏实了,还顺便向医生咨询了自己腰疼、眼干等问题。

因为身患糖尿病,王阿姨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到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药,偶尔也会来看病。王阿姨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每次来医生都很认真,再加上医院病人少、离家近、开药报销比例高,所以她在这里的就医体验很好。

接诊王阿姨的段婷婷是医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90后,2020年入职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据了解,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中,硕士研究生(20人)占比30.76%,本科生(38人)占比58.46%。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白勇涛记得,9年前,她刚来这里工作时,硕士研究生仅有一两位。

这些年,随着国家各项政策的推动,基层医疗机构中高学历人群在逐渐增加。7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基层医疗卫生服务工作进展成效。国家卫健委基层司司长聂春雷在回答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提问时说,全国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中心的执业医师中,大学以上学历的占比有所提升,2012年,乡镇卫生院本科(含)以上学历占比为10%,社区中心是33%,2021年,分别提升到32%和59%。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提出新时代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将“以基层为重点”放在首要位置。

段婷婷还记得在上级医院住院规范化培训(以下简称“规培”)时,曾遇到一位糖尿病患者,多次因为酮症酸中毒被紧急送医治疗。她当时就觉得,如果对这位患者进行日常的规范检测和健康宣教,可能会避免反复住院。而在社区管理好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患者,正属于段婷婷目前的工作范畴。在段婷婷眼里,社区医院医生的工作同样重要。许多慢性病患者经过社区医院医生的管理和健康宣教后,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今年30岁的李亨通是河北省承德市驻北区村卫生室的一名村医,去年,他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正式成为村医,服务约2000位村民。李亨通发现,通过体检、日常筛查等,几乎每年都能发现10多个糖尿病患者,20多个高血压患者。

7月18日,李亨通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的当天早晨,为20多位村民进行了一次血糖筛查。由于要测空腹血糖,所以他早晨6点就起床开始给村民测血糖。6点半左右,他又上门为一位卧病在床的脑血栓患者测了血糖。这位患者的家离村卫生室仅100米。

及时发现了这些糖尿病、高血压患者后,李亨通会向他们及时提供医疗服务,避免产生严重的并发症。李亨通觉得,这份工作很有成就感。现在,村民们家里如果做了什么好吃的,看见李亨通路过,就会叫他进屋尝一尝。李亨通说,这种被村民欢迎的感觉特别好。

基层医疗卫生工作者是老百姓的健康守门人。尤其是在医疗资源相对缺乏的乡村,村民们迫切需要可以“管理”起他们健康的人。26岁的王鑫颖从小生长在农村,两年前入职河北省保定市洞城坊镇卫生院,成为一名基层医生,目前,她正在保定市第一中医院接受“规培”。

王鑫颖说,农村的成长经历让她更能深刻体会到村里老人就医理念的落后。老人们更关心孩子的健康,轮到自己生病时就不愿意去医院,把很多小病拖成了大病。改变这些老年人的健康观念并非易事,再加上日常的看病问诊,王鑫颖感到这些工作可以体现她的价值。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2021年,我国有443.2万名基层机构的卫生人员,比10年前增加了99.5万人。他们每年要随访上亿的高血压患者、3500万以上的糖尿病患者,要为超1000万孕产妇做产前产后访视,对超1000万新生儿进行访视,还要为1亿多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进行健康体检。

繁忙的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守护了亿万群众的身体健康。我国第六次卫生服务统计调查显示,90%的家庭15分钟内能够到达最近的医疗点。我国的城乡居民,只要是辖区的常住居民,不论性别、年龄、职业、民族、户籍等,均可获得相应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像段婷婷、李亨通、王鑫颖这样的“新鲜血液”,为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李亨通是专科毕业生。2015年刚毕业时,他曾在石家庄的一家体检中心上班,给体检医生当助理。李亨通的爷爷是一名乡村医生(乡村医生是在村卫生室向农村居民提供医疗卫生服务但不具备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仅有乡村医生证书的人——记者注),李亨通偶尔会陪爷爷参加相关的会。他发现,国家越来越多的政策正在惠及基层。

2019年,河北省卫健委会同省人社厅制定相关文件,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原则上可从上年度收支结余部分自主提取不低于50%比例用于增发绩效工资,增发部分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额管理。今年,我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人均财政补助再增加5元,新增5元统筹用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疫情防控工作。李亨通说,他现在每个月可以拿到6000元左右的工资。

更为重要的是,李亨通现在有了养老保险。这曾经是众多村医和乡村医生的痛点。

2020年,河北省全面实行乡镇卫生院与村卫生室一体化管理,乡镇卫生院与纳入一体化管理的乡村医生全部签订劳动合同,并按规定为其缴纳养老保险,工资待遇比照当地乡镇卫生院同类在职在编人员工资水平确定,落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一般诊疗费和基本药物专项补助以及其他补助后,与乡镇卫生院同类在职在编人员薪酬相比仍然偏低的,差额部分由县级财政纳入预算补齐发放,并实现按月发放基础工资,按季度发放绩效工资。

“截至目前,我们省纳入一体化管理的62757名乡村医生全部缴纳了养老保险,有效解决了乡村医生期盼已久的养老保障问题。”河北省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计划生育协会专职副会长许钢柱在7月14日的发布会上说。

当年,李亨通班里的60多个学生,只有他一人当了村医,大多数同学都去当了“医药代表”。新冠肺炎疫情和国家统一组织的集采工作让众多“医药代表”工作受到了影响,而李亨通的工作却非常稳定。

基层医疗机构工作的稳定性也是吸引年轻人的一点。王鑫颖的哥哥早她很多年大学毕业,毕业之后体会到了找工作的不易,所以在王鑫颖填报高考志愿时,哥哥建议她选择“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这样,保证大学毕业后肯定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段婷婷入职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不仅有了北京户口和编制,而且还有着让自己满意的薪水。当时和她一起入职的3名医学生均为研究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白勇涛希望还能进一步提升社区医生们的待遇和职业发展空间,这两个问题也是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前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同时,白勇涛也表示,太阳宫乡近几年在医疗和教育方面的倾斜政策比较多,为医院招到优秀人才提供了保障。

回农村工作的这段时间,李亨通坦言有时候也会想念曾经在石家庄丰富多彩的都市生活,但他说,现在农村发展得越来越好了,让他很有盼头。今年,李亨通所在的村里建了一所集体性质的大型养老院,虽然还未正式开业,李亨通就已经开始过去帮忙,他以后可能会参与那里更多的工作。

李亨通想学中医,除了顺应国家提倡西医学中医的大势外,他在实际工作中也发现一些中医的方法很有效。有时去村民家里,李亨通会遇到因病卧床不起的老人,他希望能给他们做一些中医按摩,“哪怕只有半个小时,我觉得也能很好地缓解他们的病痛”。

李亨通目前正在备考执业医师资。在谈到自己考证的原因时,李亨通说,村医有一定的局限性,如果不学习考证的话,将来可能会被淘汰,而且自己现在正年轻、记忆力好,现在不考担心自己以后会后悔。

从2012年到2021年,我国村医(乡村医生和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队伍中,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数量从23.3万人上升到了47.6万人。村卫生室向广大居民提供医疗服务人员的素质、能力有了明显提升。聂春雷说:“这是一个向好的现象,也是我们期望的结果。”

“随着健康中国建设和乡村振兴国家战略的实施,在村里为老百姓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村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提高他们的素质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聂春雷表示,国家卫健委将积极会同相关部门,努力推动把地方成熟的经验上升为国家的政策,为村医队伍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分类解决村医待遇和养老保障问题。进一步引导各地让乡村医生向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转化,提升乡村医疗服务体系的整体服务能力水平。

关于年轻人更愿意去大城市、大医院发展的问题,王鑫颖觉得,人各有志,如果想要往更高的平台走,本科的学历是不够的。在她看来,如果想要把自己学的东西应用于临床,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实现个人价值,市医院、县医院、乡镇卫生院都可以实现梦想。

段婷婷认为,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除了稳定以外,工作压力相对较小。如果想要提升自己的话,现在众多基层医疗机构都加入了上级医院牵头成立的医联体。太阳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前就已经加入了三家医联体,这些医联体为年轻医生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平台。

前段时间,另外一个在私立医院工作的同学向李亨通打听了村医的工作情况。李亨通告诉对方,要做出改变需尽早着手,趁着年轻时头脑好使,可以尽快学习新知识,为转变身份打基础。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