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集团郭广昌:我们谁都不像我们就是自己

复星集团郭广昌曾经对复星集团员工们说过这样一个承诺:“未来20年,我不提退休两个字,一定保持我的创业精神”。事实证明,郭广昌的确是这样一个十分专一的人,他曾扬言道:这辈子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将复星做到全球平台。郭广昌是一个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的浙江人,自1994年担任复星集团的董事长之后,就一直任劳任怨。并且,郭广昌还是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届全国工商联常委、全国青联常委、上海浙江商会名誉会长。

由于复星集团在保险业等多领域的投资经验,将其比作迷你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而英国金融时报将郭广昌称作“中国的巴菲特”。

1992年,那个“出国热”风靡中国的时代,怀揣4500美元的郭广昌,毅然放弃了去美国读书的机会,把这笔钱“派了个更好的用处”。

20年后,当初的4500美元奠定了如今572亿净资产的投资王国,郭广昌说,当初的选择没有遗憾,我这辈子就一件事,把复星做到全球平台。

1984年,这句话作为欢迎词迎接初入校门的郭广昌,也点燃了他整个大学时代的梦想。

在当时的复旦校园里,和青年人一样,郭广昌洋溢着特有的热情与执着,在三五成群地大谈超越马克思的人中就有他。

骑自行车远行,是郭广昌青年时代最大的爱好之一。1988年,郭广昌还是大三学生,担任学生干部的他组织了12名同学,骑着自行车一路南行奔赴海南。

1992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南巡的旋风,不但在政治上造成了空前的震动,同样在经济上形成了强烈的号召力。

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写道,1992年的春天给中国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以至于后来的很多记忆中,这一年整个儿都是春天。

就在这样一个春天里,大批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主动下海创业,如陈东升、冯仑、潘石屹等,这批人后来被称为“92派”。其中就有郭广昌,他嗅到了巨大的商机,也看到了超速发展的机遇。

1992年,郭广昌本想以4500美元的积蓄到美国去做研究深造,但是他没有去美国,而是决定和同学梁信军一起辞职创业。

“1992年市场改革以后,创业到现在的感受就是很忙很辛苦,但就像一团火焰一样,在燃烧着,很痛快。”郭广昌说。

新公司名为广信科技咨询公司,这家公司诞生在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是复星最早的雏形。

当时公司最值钱的家当是一台386电脑。这个时代的郭广昌仍然没有放弃自行车,为了跑业务,他经常骑着一辆28式“横梁”,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随后,同为复旦大学同学王群斌和范伟也加入了创业的行列。与郭广昌毕业于哲学系不同,其他三人来自遗传工程系。

郭广昌开玩笑说,哲学不是一个专业性特别强的学科,所以我没有任何特长,在分配工作职责时,很明显我不能负责技术部门,所以他们让我执掌这个公司。

“的确是最好的机会。”郭广昌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有四次重大机遇,其中包括南巡后,知识分子可以“下海”办公司。

最近两年,郭广昌喜欢上了太极拳,每周他都要去上两三次太极馆,他认为这种修炼“动静之间,暗藏活力。”

如今的复星已经从当初的“小舢板”,成长为拥有572亿净资产的“航空母舰”,舰长就是这位来自浙江东阳的复旦哲学系毕业生。

他说,自己以前连短信都懒得发,电话号码也不记,但从今年开始,他的电话里面有二十几个微信群,几乎一直在微信群里工作。“我们家里90%的东西,都是在淘宝上买的,包括海鲜在内。”

郭广昌好学,为了自如地听说英语,他曾找过一个只会讲英语、不会讲汉语的助理,在车上的时间,助理就陪他练英语。

曾经有人说,郭广昌是上海滩“最像李嘉诚的人”,近几年他又被称为“中国最可能像巴菲特的人”或是“巴菲特的门徒”。

三大巨头李嘉诚、杰克韦尔奇和沃伦巴菲特给了郭广昌最大的启发。

2006年4月,郭广昌与长江商学院的同学马云、江南春、牛根生、朱新礼等人专门前往香港,拜会李嘉诚。

“我去求教的问题是如何管理好一家综合性企业。”郭广昌如今已经记不清李嘉诚全部的回答内容。但依然清晰记得,李嘉诚说过要不断学习;同时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保持新鲜感。

近年来,随着复星业务的转型,巴菲特的投资思想和商业模式又被郭广昌奉为经典。

郭广昌位于上海复兴东路的办公室里,摆放最多的是各种版本的巴菲特传记。《滚雪球》更是在复星内部人手一本,这本书讲述的是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

郭广昌见过巴菲特一次。2010年9月,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在北京昌平的拉斐特城堡庄园举行了慈善晚宴。郭广昌当时是受邀的50位中国企业家之一。“当时,他和盖茨主要介绍了一些关于慈善的理想”郭广昌表示,这种交流非常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巴菲特最重要的一点是克服人性的弱点,也就是说,因为诱惑偏离了最初的目标。对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他们最基本的东西。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